Forky-Lees-Whitehead

连他那份一起好好活着。

你还好吗,牛奶味的,金色长卷发的男孩,今天你整整去世八年整了。八年了,抗战都打完了。
我的告白也过去了整整八年。
我记得你最后一刻回应我的样子。干净的笑容带着眼泪,像是舍不得离开我。
八年前那一天,我最后一次见到你。因为是偷偷溜出来的,所以见到你就很开心,你留给我一个长得与你很相似的金发娃娃的头,“抱歉,实在没有身体了。你要保存好他。”
然后你手术失败,没能活到当天夜晚。
我站在病床前拉着你没有热度的手,“现在说喜欢你来得及吗?”
你惨白的一张脸掩不住明亮的笑容,“来得及啊。”
其实我在两年前就很喜欢你。早熟的熊孩子没搞错,的确是喜欢,到现在也没变,融入骨血成为一种习惯。
你去世之前我对你说,在忘川河边等我带礼物来,我怕我不能陪你去天堂。
那时候我脏兮兮的,有点傻,被人戏弄嘲笑,说我谎话连篇,最后真的说谎了。我挥霍了所有的信誉,没有人愿意相信我说的任何一句话。一次面包被吃掉了,我说不是我,但是父母都很生气,指着我说应该烂嘴,那句你就吃吧,越吃越肥我记住了,那成了一处好不了的永久伤。但是你啊,对我笑了,“没关系,我信你好不好?”
那之后我再也没有对你说过一句谎话。有错误就承认,红着脸低着头,但是你愿意摸摸我沾满泥土的脸颊,对我笑起来。
孩童时期你无条件地喜欢了我两年,我也单恋你。谁也没打算说出来,但是这却很有可能持续一生。我的怀念可以称之为Always了吧。
我算是甩不掉你了,每年这个日子我都无法安眠,而是对着天空猜哪颗星星是你。
你去世后我依然哭和笑。
我为考试紧张,为家长会发愁。
仿佛从不曾认识你。
但是我悄悄地给金发娃娃配了身体,高考时候带着坐吉祥物,地震时下意识带在身边,那怀念已经深入灵魂了吧。
那之后我一直努力好好活着。没啥优点但是活得很有劲儿,就是为了多看看书,多看看世间美景,多留下点美好的回忆,等我死后,打包成礼物送给你。
你是唯一一个无条件对我笑的人,唯一一个让我愿意怀念一生的人。你给了我坚持和要命的骄傲——那来自于对一个人绝望却不肯放弃的喜欢和怀念。
我把你作为活下去的希望。如果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你,或许早就从人间开溜,浪到阴曹地府去了。我不喜欢生活,但是想到你,就会竭尽全力,燃烧灵魂似的拼命把事情做好。
父母的爱也是有条件的,他们需要能够创造价值的,并且长相也令人满意的孩子。而你却不。那断在孩童时期却深沉如此的喜欢永远不会染上功利的色彩。
我们最初通过短信说话,看见每一个字我都很开心。那个时候我辛辛苦苦攒起来的零花钱全部交话费了,但是抠门的我却很开心。我很喜欢这个家伙,我的第一个真正的朋友。
我考上了喜欢的大学和系,为了你努力正常生活。你来自天堂,如今又被召回去。我却一直以为你与我同在,听起来可笑,但是不能信神佛和上帝的我选择信你。
你喜欢牛奶,我也喜欢。如今每次喝牛奶都会想起你,干净的如同牛奶一般的面容。
就像你的母亲,我只见过她一次,可是她愿意握住我的手,脏兮兮胖乎乎怯生生的手。
你们如此温柔,以至于那时我就决定把作为小女孩的整颗心都给你了。
你来自天堂,如今又被召回,坐上天国的列车。而我何其幸运,今生遇见过你。
谢谢你来过我的生命,给我活下去的毅力。
你去时候我的痛苦很多。但是哪一个都不及看着你停止呼吸。
你说痛苦经历了时间的沉淀最终只剩下悠闲。你说对了,我偶然会对同学提起你,你的优秀,你的温柔……你的不幸。只是我说你和母亲去英国了,而不是天国。神色淡然像是在讲故事,但那都是真的。那懵懂的,却持续到永远的深沉温暖的……爱吧。真的是永远。因为你做到了,到盖棺定论那一天,你还是不受人间污染一般无条件对我那么喜欢。
对不起没能早点发现你的喜欢,早点回应你。
我对某些爱情嗤之以鼻,视为愚蠢,那是因为我眼中没有人比你更好,没有人把爱定义得更加深沉甚至于跨越生死。
我的缩写还是FLW,因为你的缩写是ALW,因为那是我的第一个英文名字,来自于你。
我还是会为了你活得有劲儿,在最困难最不想活下去时想着你然后迅速振作起来,会在想起你时怀念地看向远方。
看到这里的人,有喜欢的人就追吧,趁着年轻,趁着那人还在。不要等到最后只剩下怀念了。
牛奶味的金发男孩,我还是会怀念你的,虽然人死不能复生,但也许也能像你一样,做到Forever,做到Always.
   也许这也不错吧。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