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ky-Lees-Whitehead

连他那份一起好好活着。

隼深 暗恋(花吐症梗,老文搬家)

暗恋
笔:江锁忆
背景:12集前
深濑今天没有来学校。
确切地说,他已经许久没有来过了。8823摸了一下教室角落里空荡荡的桌椅,发现那上边已经积了灰而皱了皱眉。
没人愿意打扫它们,因为它们的主人算不上什么好人。
没人期待他到这里来,毕竟他的每一次光顾都令人很不愉快甚至恐惧不已。
甚至有人觉得深濑的死亡比他的存在值得喜悦得多。
8823冷下脸来,样子凶恶得吓跑了自己的小弟们。
与外表不同,8823拥有柔软的内心。那颗心太过柔软,以至于他会对深濑是人也可能会有危险这种事不自觉感到难过。
他问遍了校内所有的不-良,也只得到曾看到深濑比曾经更加苍白的脸色或许是生病了这种回答。
…生病…么…8823暗自思忖着这件事,脑海中又出现了上一次在学校医务室看到深濑独自包扎背部难以触及却深达数厘米的刀-伤的情景。
那刺鼻的腥味还真是永生难忘啊,8823苦笑着想。
深濑先生,现在又在哪里呢。
但愿他只是感到无聊而出去旅行了而已,8823轻轻叹息着。
月光照在深濑苍白得近乎透明的脸上,惊醒了素来浅眠的他。
深濑睁开双眼,对眼前模糊的景象和胸腔的剧痛不满地皱了皱眉。
他不着急起床,反而卷在柔软的薄被里神游天外。
那抹初见时便十分中意的耀眼金色,那双清澈温柔犹如无尽海洋的湛蓝。
那个干净的,不屈的,温柔的,可爱的,自己喜欢的,珍视的8823。
想到这里深濑忍不住咳嗽起来。他看着地上染血的浅蓝色花朵,不禁自嘲一番。
他这样一个传言离婚两次的人居然会暗恋一个后辈,会因为害怕他会觉得讨厌而不敢表达自己的喜欢甚至感染了花吐病,真是不可思议。
他已经病了两个多月,也知道自己离死亡不远,却还是不打算对8823坦言。
这算是初恋吧,干净得就是自己也不忍玷污。
爱情真是可怕的东西,他就交待在这上边了。深濑望向天花板,颇有些无奈地想。
毕竟自己这还是第一次真心喜欢什么人,
而不是像小孩子喜欢玩具那样单纯地想要占有。
带着这种痛苦与欣喜混杂的感受死去或许也不错。
但是在死亡之前,在生命的尽头,深濑还是本能地向往一个带有体温的拥抱。
他不记得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得到过拥抱,也不记得上一次不带情-欲的吻是什么时候。
他开始觉得冷,冷得彻骨,绝望得令人发疯。他发现自己怎么牵动嘴角就是笑不出那稳-操-胜券的弧度,反而一副落寞的样子。
身体越发无力,深濑知道他该去告别了 ,和他至死都会珍视的那个人。
8823最终还是去找坂本帮忙。
听坂本说深濑是患了花吐症时8823也吓了一跳,怎么也想不到深濑这种人居然也会暗恋别人。
坂本扶了扶眼镜,没有告诉8823那个被暗恋的人究竟是谁,但他却很看得很清楚,那个人也在暗恋着深濑而毫无自知。
8823回到家时天边已经泛红,炽烈得仿佛要燃烧起来。
一路上只顾着担心了,8823丝毫没注意到坐在门口已经睡着了的人。
他掏出钥匙准备开门时才因为浓重的腥味而回神,之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深濑还是很病-态地好看。他的眼睛微微阖着,睫毛颤抖如秋日的落叶,嘴唇毫无血色,沾满衣襟的鲜红血迹反而让他看上去更加惑人了些。
如今他没了那副傲慢霸道的神气,只剩下濒死时的绝望模样,竟让8823心疼起来。
8823打横抱起了深濑,出乎意料地没有受到任何反抗或威胁以及伤害。
深濑就这样任他抱着,勉强撑着一抹笑,说梦话似的轻声念着他的名字,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清。
“…翔…”
“我在。”8823无端地感到心酸,连同眼眶也酸涩起来。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深濑,也没想过他会这样毫不掩饰痛苦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深濑躺在8823怀里,感受着几乎穿过皮肉深入骨髓的温热,突然觉得这是自己最好的结局:他没有死在别人手里,而是死在最爱的人怀里,在生命的尽头终于触及了本性向往的温暖。
8823看着深濑的眼角渐渐泛红,感受着他渐冷的体温,最后一咬牙吻了上去。
虽然只是试一试,他的动作却很轻,对待艺术品似的很小心。
唇上传来温凉的触感,软软的还不错。
8823有些悲伤地想 ,如果他喜欢的人是自己该多好。
8823希望他活着。
只要他活着。
只要他在,自己就不会陷入悲痛的怀念。
他发现自己是喜欢深濑的,即使他不是自己的理想型,甚至与之相去甚远。
8823轻轻地叹息,之后带深濑进了屋。
看样子他在门外坐了一整天啊。8823为深濑脱去了外衣和鞋袜,解开了领口的扣子放在床上,然后自己也挨着他躺下来。
在此过程中8823触碰到他瘦削发凉的身体而不禁腹诽这个人多久没有吃饭了才能瘦成这样。
算了,如果深濑先生没有活下来,那就由自己送他最后一段好了。
8823想着,抱紧了身边这个毫不反抗的人。
那之后的几天,深濑渐渐恢复知觉,也不再吐花。醒来后他惊讶地发现那个灿烂的人竟接受了自己,虽然此时8823只是抱着他睡觉。
他的身体受损比较严重,但终究保住了性命,有8823照顾,最终还算不错。
他们已经决定生活在一起,还要开一家小型咖啡厅,经营着打发时间,直到死亡将彼此分离。
大家都对深濑从良感到匪夷所思,对他被8823收下感到惊恐,但最后还是接受并祝福他们。
坂本对此只是微笑。他正经八百的微笑夹杂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最后那复杂的表情转变成一副欣慰的模样,坂本也心情舒畅地转身喂麻雀去了。

评论

热度(3)